悸动的青春(H) 润枂,陛下不可以(H)(黛妃)

悸动的青春(H) 润枂,陛下不可以(H)(黛妃)

雱宫里的桃花正是灼灼,冉鸢却是无心再赏,颤巍巍拿着手中的信笺差些摔倒在桃树下,漫天的灿烂春华,已在眼中天旋地转。

“夫人,夫人可无事?”

“无碍。”

挥退了上前搀扶的宫人,冉鸢深呼吸了好几口气,才稳住了神儿,春寒料峭退了冬凛,身上的重重粉绫宫装并不厚实,她却已是满身冷汗不止。

【王已召公子季晟回上都。】

“女音,立刻去告诉公子仲宣,便说酉时我在望月台等他。【随机广告3】”

步上廊桥回长华殿时,冉鸢还觉小腿隐隐发软,史书记载,燕灵公崩于今年四月,还有一月不到的时间,他却在病重之时召回公子季晟,用意不难猜度。

入了寝殿,冉鸢便扔了腕间的重纱披帛,连同腰间琮琮作响的环佩玉组也抛在了地上,幸而早不允宫人入内,不然见了她此番异样,只怕要传出疯魔的病头去。

“我的书,我的书!完蛋了!”

翻遍了砗磲玛瑙装饰的八宝奁,她终于找到被自己藏起的书来——《春秋·战国》

两年前她便是抱着这本书穿越到了这里,被秋狝行猎的燕王带回了宫,封为贞华夫人,可谓是一步登天。【随机广告5】难得穿越一次,冉鸢是格外的惜命。

史书中记载,燕灵公山陵崩后,继位的是其次子公子仲宣,为了能在战国乱世中活的更好,冉鸢很明确的站在了公子仲宣的阵营里,稳抱大腿。

彼时的公子仲宣为了争储,简直是四面楚歌,八方有难,燕王六子中,他绝非继位的上佳人选,比如他弟弟公子季晟,无论是文才武艺,治国手段都庄庄在他之上。

亏得冉鸢用计,让燕王对公子季晟生了厌恶之心,将他驱离上都,这才有了仲宣的机会。

犹记得季晟离都就国那日,冉鸢不巧在琅榭与他相遇,那厮的眼神,几乎是毫无波澜如死水般,但是丝毫不影响她从里面看到杀意!

就是那一眼,吓的冉鸢半月惶惶不安,幸而知晓季晟再无回上都之日,加之公子仲宣又许以太后之位给她,也就渐渐的宽了心。

可是,现在将死的燕王在立储的重要时刻,竟然要将季晟召回。

看着白纸黑字的现代简体,上面明明写着仲宣继位,冉鸢直觉自己可能是忧虑过重了,季晟那人再厉害,也不过落得史书上的疟疾而亡。

“幸好幸好,老天爷,千万不能让季晟为王呀……”

他若为帝王,必定是个残忍嗜血的暴君!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GIF发源区 » 悸动的青春(H) 润枂,陛下不可以(H)(黛妃)

赞 (1)

评论 0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登陆 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