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洗碗时在厨房要了我

我洗碗时在厨房要了我,小林心中暗想,并把手插到衣兜里,紧紧捏着安眠药药瓶。

“怎么了小林,难道阿姨做的饭不合你胃口吗?”杜芳婷看着眉头紧锁的小林疑惑的问。

“挺好的,就是身上的伤刚好,动一动就感到有点疼。”小林摇头回答道。

一听见小林说这话,杜芳婷便不好意思的把头低下。小林的摔伤是她造成的,虽然其中也有小林自己的原因,但追根究底还是她太不小心了。

而小林则则趁机往杜芳婷的衣服领口那里猛瞧。杜芳婷这么低下头,她宽松的衣服领口便露出白花花一片,惹火的果实看的小林口干舌燥。

如果可以,小林真想现在就抓住杜芳婷的饱满的双峰好好揉一揉。

“阿姨,你穿这么多不热吗?现在都夏天了。”小林说着就用两指捏着杜芳婷肩膀上的毛衣提了提,这样一来领口就被扯开更大,小林甚至能够看到杜芳婷胸口那道诱人的深沟。

咕咚一声,小林吞了一大口口水。

123222.jpg
小林这么明显的举动当然被杜芳婷发现了,杜芳婷立即坐直身体,并拨开小林的手捂住胸口,挤出一点笑容说:“阿姨不热,阿姨很怕冷的。”

真的是怕冷么?明明是怕我偷看啊!

小林很不高兴,但现在和杜芳婷吵嘴的话只会让这个女人对他更加警惕,于是小林就什么都没说。

这顿饭吃的很没滋味,而且小林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杜芳婷的身上,至于饭菜是什么味道他根本就不在乎。

等啊等,反快吃完的时候,小林等待已久的机会终于来了。

厨房里传来一阵尖锐的嗤嗤声,那是煤气灶上的水壶把水烧开了的声响。一听见这声音,杜芳婷立即慌慌张张的往厨房里跑去。而小林则抓住机会从衣兜里取出那瓶安眠药,扭开瓶盖往手心里倒了五片白色的安眠药片。

小林依稀记得,这种强效安眠药只要吃两片就能让人昏睡一整晚。可是为了更好的实行自己的计划,他愣是把五片安眠药全放到杜芳婷的可乐里,还不忘用手指搅拌几下。

小林嘿嘿笑着,他似乎已经看到自己把杜芳婷丰满的身躯压在床上,狠狠的折磨她……

杜芳婷回来之后并没有对她面前的可乐起疑,并在小林的催促下把杯中下了药的可乐一饮而尽。

“味道怎么有点苦……”

杜芳婷疑惑的看着空杯子,而小林则眼神诡异的笑道:“阿姨你也许累了吧,今天你都忙一整天了,不如好好休息一下怎么样?”

“可是我还要洗碗……”

“我帮你吧。”

小林自告奋勇的说道,实际上却是想让杜芳婷去躺一会儿,好让药效发作的更快。小林已经忍耐了一个礼拜的时间,这会儿他一刻钟都等不下去了。

在小林的苦苦劝说之下,杜芳婷虽然疑惑但还是顺从的躺到了沙发上,合上眼睛休息起来。小林一边在厨房里洗碗一边计算时间,差不多过去了十分钟,小林甩着手上的水珠走出厨房一看,杜芳婷果然已经睡着了。

仰面躺在沙发上酣睡的杜芳婷十分迷人,不知道她在做什么梦,脸颊竟然红扑扑的。杜芳婷上身的薄毛衣显得十分凌乱,从小腹出往上卷起,平坦的肚子和好看的肚脐全都露了出来。她两腿紧紧并在一起,然而这更让小林感到兴奋。

不过,小林强忍着心中的激动没有立刻动手,而是走过去假装叫醒杜芳婷在她身上推了两把。

“阿姨,别在这里睡着啊,万一着凉了怎么办?”

小林虚心假意的唤道,然而杜芳婷一点醒来的迹象都没有。

药效真的发作了。

小林开心的要死,他颤颤巍巍的手小心翼翼的在杜芳婷胸口上抓了一把,并密切注意着杜芳婷的反应。而杜芳婷此刻就像睡美人似的,躺在沙发上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
“阿姨,你是不是在装睡啊,快点回答我,不然我要把你衣服脱掉咯!”

小林笑嘻嘻的问道,他当然知道杜芳婷没办法回答他。小林这么说就是在享受这畅快的感觉,平时杜芳婷防着他就像放浪一样,而现在却毫无防备——或者说无法防备的躺在小林的面前。等待她的是什么后果,这根本不用说。

“我数三声,阿姨你要是再不睁开眼睛我真的要脱掉咯!”

小林捏着杜芳婷的薄毛衣,一边数数一边往上卷。杜芳婷体重很轻,虽然她身体压着衣服,但小林很轻松的就把她上身抱起来,然后把她的薄毛衣从头上脱了下来。

而杜芳婷还是没有一丁点醒过来的样子。

脱掉薄毛衣之后,杜芳婷的上身就只剩下纯色的胸衣。小林看着杜芳婷被胸衣包裹在下面的丰硕果实,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干燥的嘴唇。

但是小林却没有立即就发动攻势,今晚时间还很长,他要好好的享用眼前这具沉睡不醒的娇躯,享受杜芳婷这个女人身体的每一个部位。

轻吸口气,小林扶起杜芳婷的头,用自己的嘴唇紧紧贴在杜芳婷柔软的红唇上。小林一吻上去,立即就从杜芳婷的嘴巴里尝到一股甜兮兮的味道,这奇妙的甜味刺激着小林的味蕾,使他禁不住流出口水……

小林轻咬着杜芳婷的红唇在她诱人的小嘴里索取,杜芳婷嘴里的汁液全被小林吸进了嘴里大肆品尝着。杜芳婷柔软的舌头更是小林中意的对象,他用舌尖逗弄着杜芳婷的小舌,几番逗弄之下,杜芳婷的舌头竟然开始微微回应小林。

察觉到这点,小林略微感到心惊。

难道杜芳婷要醒来了?

小林连忙把杜芳婷放平到沙发上,然而等了半天,杜芳婷还是没有任何动静。

看来杜芳婷回应小林的舌吻只是身体的自发反应,不过从此来看杜芳婷也许心底里十分渴望男性的抚爱也说不定呢,只是这个女人自尊心和廉耻心太强,所以一直都不肯放开自己罢了。

“真是闷骚的女人啊。”

小林笑着说道,然后便再次把杜芳婷的头扶起来,嘴对嘴吸舔起杜芳婷诱人的红唇。杜芳婷的嘴唇被小林来来回回的舔,嘴唇上本就色号很淡的口红都快被小林舔没了。

而小林还觉得不够,再次用舌头勾引杜芳婷的细舌。杜芳婷的舌头又细又长,而且非常滑腻,小林的舌头和杜芳婷的细舌交缠在一起,就像两条彼此缠绕的毒蛇一样久久无法分离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GIF发源区 » 我洗碗时在厨房要了我

赞 (1)

评论 0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登陆 注册